• 幻灯3
  • 幻灯2
  • 幻灯1
新闻动态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有时背着柴禾,有时背着茅草

2018-04-07 19:30
分享到: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报春花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壶井荣  
    路过花店,檐头底下见到一盆报春花,不觉拿上手里来欣赏。这不是因为在东京这样的闹市里,见到报春花,觉得真稀罕,而为的是我怀恋起很久
 
以前,孩子时候,在家乡的山野里见惯的报春花。花店老板娘以为我要买,出来招呼,我只得道歉说,回来买吧,就走
开了;可是索回着报春花,追慕我母亲的声容,往事有如泉水一般涌上心头来。 
    母亲有时背着柴禾,有时背着茅草,老是在傍晚的山路里,迈着急步回家。现在我才领悟到:看来总是那么轻快的脚步,全是为了惦记家里等着吃
 
奶的婴孩。母亲这样在山路上奔走,直到她累得倒下来的前一天。 
    每天母亲从山上或是地里回来,我总哄着饿得哭闹的小妹妹,在半路迎上来。刚到地藏仙跟前,母亲就“哦,哦”喊着,加快一步赶过来了。有时
 
妹妹哭得厉害,母亲等不及到家,就把背子往地边石帮上一靠,急忙解开胸襟。她舔湿了指头,一揉那饱胀的乳房,就
像水枪似地滋出奶来,娘儿俩都乐得欢笑起来。母亲的皮肤真白,通年脸色晒得像小麦,却这么肌理细腻,柔软得好像糯米饽饽。也许只是乳房,我怎
 
么也不信母亲全身都是这样的。因为母亲的奶水尽管足得像水枪似地滋出来,但她背子里老插有一株报春花;而村里人叫
它作荷克理的报春花,乃是治皴裂口子的灵药,母亲也爱用它。 
    不仅是我母亲,所有穷苦的山农渔户人家的主妇们,每逢好天,一年里多一半日子都在山里地里过。只是偶然去拉个大网,才吃上一口有蛋白质的
 
东西,全靠身体做本钱的主妇们,一个劲儿光是消耗着肉体。我那生孩子过多的母亲,更是瘦得油枯脂干的,一过夏天
,就常年价闹起手脚裂口子来。尽管奶足得像水枪似地滋出来,但凉风一起,就得防护脚心,从冬月、腊月,直到正月、二月,四十岁的母亲便痛得直
 
喊阿唷哇。用什么治呢?便是这报春花。把报春花的球根捣烂、剔去筋,和饭粒儿捏,捏到发粘,填进裂口里。 
    “瞧,有娃娃嘴的那么大呀!” 
    母亲常这么夸张她的皱裂口。她用荷克理填满手脚上张开的好些“娃娃嘴”,从纸拉门上撕下一小块、一小块的纸来贴在上面,母亲的脚跟就成了
 
纸糊的了。 
    披裂口也是个预报气候冷暖的东西。 
    “说不定要下雪啦,今儿晚上裂口痛得厉害哩。”母亲这样说。 
    操劳,操劳,一辈子非得辛辛苦苦操劳不能生活过来的穷苦母亲,尽管手脚上的裂口里渗出血来,母亲的乳房还是光滑的,难道所谓母性就是这样
 
的么?母亲得了脑充血躺下来的时候,她的第十个孩子还没有离奶呢。她气得捶打着半身不遂的手脚,好像就是手脚犯了
罪,不住地叨咕: 
    “这只手,这只脚,竟不听我使唤了,多么气人呀!” 

新闻动态

联系我们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
电话:400-123-4567
传真:+86-123-4567
邮箱:admin@baidu.com